<span id="be98908556"></span><address id="bf8f357f6e"><style id="bg36e66575"></style></address><button id="bl87ea8f4f"></button>
                        

          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天堂之镜·杭州西湖靓丽的名片

          作者:一剑飞鸿 来源:原创 时间:2016-11-11 阅读: 次 字体: 在线投稿


          西湖如诗,传承墨香流转的文脉
                   
          西湖如画,演绎心旌摇动的情长
             
          西湖如舞,编织唯美精致的印象
           
          西湖如歌,鸣奏人间天堂的古谣
                    
                曾经的“印象·西湖”“一舞动天下”,融合了西湖人文历史和自然风光的实景歌舞剧给人以朦胧依稀的片段美,西湖雨下千年的爱恋,灵隐山上蹁跹的乐章,这些古与今交织的元素吸引了游客,也感动了世人。

                经过多年来自然与人工的雕琢,西湖日新月异,在光阴的迭转中不断孕育崭新的美,“景中村”的综合保护与治理,新的“西湖十景”的开发与发掘,让这座人间天堂空灵婉约之中更增添了些“国际范儿”。G20峰会如约而至,最美的西湖画卷将会呈现在世人面前,中外的参会友人都会领略到它隆重的美,天堂之镜的西湖名片会随着这次的盛举播撒全球。

                西湖之魅,在于娉婷旖旎的片段,在于缠绵悱恻的人文,在于清纯素雅的韵味,在于隔绝喧嚣的民俗。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西湖的山水是一笔旖旎的丹青,枝荷覆水,杨柳依依,荡漾在湖镜之上;凭栏远望,湖面上是一架精致的断桥,镌刻在山水卷里,冬季的断桥残雪唯美安详,让人流连忘返,再远处,落红流水,舞榭楼台,相映成趣,水是天的灵镜,天是水的补充,令人叹为观止。每到渔舟唱晚的时辰,夕阳都会染红湖水,迎面扑来一股浓重的武侠气,花底催归的篱菊香,杉阴竹和的清浅流,清瘦如蒹葭的白月光,这所有的光影,都氤氲在湖面的镜像里被拥上遥天。春时的桃花,夏时的荷塘,秋时的丹桂,冬时的残雪,四季轮回中不断延续着美的变换,让人应接不暇。

                西湖的雨别有一番风味。清晨的雾仿佛总也消散不尽,天地均着浅灰一色,各种色相都隐退了,不知何时,天淅沥起了小雨,园中的花无声的凋零,湖中的水疏密的漾开。亦不知何时,雨停了,就这样反复,反复,模糊了开头和结局。远山和近黛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霭,缥缈间就如仙境一般。诗人们自然不会放过这种与天降神兵肌肤相撞的机会,他们往往在滂沱中高歌行吟,艺术的灵光也由此产生,苏东坡的“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簔烟雨任平生”便是典型的代表。

                湖畔的亭台楼阁为雨时无伞的旅人提供了一个短暂的落脚点,亭外的木桥上、古楼边、山脚下,总能发现盛开着的一柄柄绿油油的纸伞,密密排列的转轴雕镂精致,被岁月和指纹滑平的伞柄古色古香,再往下,是执伞人一双纤纤素手,她们白色的衣衫附近似有雾气缭绕,擎伞雨下,宛一幅佚名的宋画,在时光中慢慢点染,慢慢湮开......

                正是这晴雨的交织,才造就了这世间独一无二的美景。

               “断桥难断尘寰事,西子湖畔续前缘。”优美,婉约,厚重,空灵,哀而不伤,这是西湖的代名词,也是西湖中爱情传说的代名词。缘分,有时需要守望一千年,有时,它只在一个瞬间。身在西湖,常常情不自禁。有缘为引,虽不知所起,却一往而深。甚至超越生死,超越人间……

                百年修得同船渡,然后,以一柄伞延续了邂逅,再然后,便做了人间夫妻。遥望见白娘子与许仙同乘的轻舟,墨绿的水面倒映着七夕,划过西湖,在范阳的徵鼓中,听逍遥游的传奇。然而,盛开在烟雨中的爱情,总会有一个湿漉漉的结局,他们注定不能在一起。沧海不枯,三生石未烂,只是一过奈何桥,就全部忘记。记忆如同水中的倒影,注定模糊,爱情也是如此。那一日,在断桥,白素贞选错了人。或者说,错的是她自己,她没有妖的决绝,竟有人的痴缠,盛开在烟雨中的爱情,破碎成烟雾中最凄美的风景......

                西湖的凄美故事远不止于此,“生在西泠,死在西泠,葬在西泠,不负一生爱好山水”的苏小小;“混元神巧本无形,匠出西湖作画屏”的诗人林逋;“钱塘路,愁风怨雨,长是洒西湖”的爱国将领岳飞.......这所有的脍炙人口的历史传奇,凝聚成了西湖厚重的文化底蕴,当今或未来,只要这底蕴在,西湖的人文水便会生生不息。

                “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西湖”,西湖的神韵亘古流芳,传承到今天更是形成了它独有的灵魂,人动其形,天动其神,动,是西湖的妙处,动,才造就了西湖的极美。杭州的历史和人文,以一种过往的安静姿态,被凝固在西湖的每一个角落。而如今的西湖,繁华程度超越了历史上最鼎盛的时期,在这个编织了古代与现代文脉的盛世西湖中,会有一种现代的动态美,再现西湖的灵魂。

                 “三面云山一面城”,西湖让我们诗意的栖居,我们也许无法完全隔断喧嚣与浮华,可是内心的挣扎却真实而清晰,于是每一个人的西湖之旅,都是在书写自己和这片水的故事,也在呼应滚滚红尘之外,另一个灵魂。

                踏进西湖,便仿佛踏进了一个梦境,西湖是一种感受,一种情绪,它能洗净人所有的尘嚣,只留下明净、空灵和豁达。

                百转千回,古韵未央。

                其实,西湖之美可远不止这些,丰富多彩的民俗便是西子湖畔最活跃的笔墨。

                “龙舟十余,彩旗跌鼓,交舞曼衍,粲如织锦。都人仕女,两堤骈集,几于无立足之地”。西湖上的龙舟竞渡可谓经久不衰,每到端午佳节,成百上千的龙舟排满了整个河岸下的浅水,随着发令员的一声枪响,龙舟疾驶而出,节奏号子回荡在西湖的半空中,经久不灭,这侧翻的水流,插入水中的船桨,和这你追我赶的小舟,成为湖面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郡人观潮,自八月十一日为始,至十八日最盛,盖因宋时以是日教阅水军,故倾城往看,至今犹以十八日为名。”每年的八月十八是杭州人的观潮日,起始的时候,微微可见远处如白带一条迤逦而来,顷刻波涛汹涌,水势高有数丈,满江沸腾,声音高得像雷霆万钧,震撼天地,激扬喷薄,吞没宇宙,涤荡太阳,来势极其雄伟豪壮。怪不得杨万里的诗中说“海涌银为郭,江横玉系腰”,描写的就是这样的景象啊。

                除此以外,还有“橐驰之技名天下”的马塍艺花、“满陇桂雨”的桂花节、“赏十万杜鹃,游七里扬帆”的杜鹃节......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西湖到底有多美,没人给得出答案。可无论是长居于此的人,还是匆匆而过的游客,都会被它的惊艳之美所折服。西湖的风,抚平了烦乱的心绪;西湖的雾,缥缈了古今凄美的传说;西湖的亭,牵动了萍水相逢的情思;而西湖的水,则倒映着这人间天堂的脉络。

                天堂之镜——杭州西湖靓丽的名片,必将在G20峰会的盛世大典中,带着所有中华民族的期望,名扬海外。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