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be3eef7f2b"></span><address id="bf43c88570"><style id="bg23ab755c"></style></address><button id="bl719a23f3"></button>
                        

          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当前位置

          ▓█▄■:网站主页 > 文章频道 > 散文随笔 > 抒情散文 >

          寒冬一日

          作者:张喆 来源: 时间:2018-08-05 阅读▄■▓: 次 字体: 在线投稿

          寒冬一日

          冬季的夜是极长的,早晨起来时天还未亮,零下三十度的气温下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睛都包住▄▓。雪在月光下亮盈盈的,猛的踩下去,“咯吱”一声,整个脚都陷了进去▓█。深叹一口气,今天又要带铁锹去学校了。我家附近的小路是没有灯的,需要打着手电筒小心翼翼地走到大路才行█■▄。那时我总担心会有酒鬼突然从雪堆里钻出来,这样冷的天气时常会有人冻死在雪堆里。好不容易走到了大路,推开早餐店的门一股热蒸气扑面而来███,有几个穿着皮衣肥胖的哈萨克族男人说着一堆我听不懂的话。早餐店的老板是个回族人,也顺着他们的语调阴阳怪气地问道:
          “你们吃点撒▓▓?我们这的烤包子劳道得很,来一嘛?”
          那几个男人讨论了一阵儿回复道:“呢个撒▄■▄,拿上六个烤包子,六碗奶茶。”
          “行呢”老板答道。
          老板给那几个男人们拿早餐的时候■■■,顺便给我拿了一碟包尔沙克(一种油炸面食)对我眨着眼睛道:
          “丫头又一个人来了嘛,我拿的对着呢吧▄■▄■。”
          我笑着点了点头。狼吞虎咽的吃完早餐,到学校的时候天已经朦朦亮了。班里的同学早早便拿好铁锹在操场上的卫生区集合了▓▄▓▄。只要一下雪就要扫雪对于新疆的孩子们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雪下得很厚把它们堆成一堆是极其艰难的事,好不容易把雪聚拢了就得拿着麻袋将雪带到卫生区以外的马路上才行,就这样全班六十个同学铲了一个多小时▄▓。回到教室手已经冻的不能弯曲了▓█▄■,头发因为哈气结了层厚厚的冰霜。天已经完全亮了,大片大片的雪花还在不停的飘着,坐了许久身体还是僵直的▄■▓,思绪也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去。透过窗灰白的世界之中可以容纳下我此时的所有幻想。第一节课是英语课,女老师用夹杂着塔城口音的英文激情的讲着▄▓,嘴里飞溅着的唾沫星子时不时的落到我的脸上和胳膊上。
          “be动词后面该加个撒?来,你来回答一下▓█。”
          英语老师拍了下我同桌的桌子,他急忙把铅笔盒里夹着的MP5往里面推了推,还没在电子书里的世界里遨游完呢,就被老师点了起来█■▄。同桌吞吞吐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想要这样就的得过且过了。谁知道老师立马掏出里他笔袋里还亮着mp5得意的笑了笑便继续讲课了。刚还在走神的我生怕老师叫到███,便把头埋进了书里,装作一副好好学习的样子,而同桌则傻傻的站在哪里不知道是哭还是笑。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疯的一样冲出校门往附近的公园跑去,男生和女生分为两个战队开始打雪仗。直到身上、脖子里▄■▄、鞋子里全部都是雪才肯回家。回到我家商店,母亲看见我满身的雪就知道我又去疯了,一边说■■■:
          “丫头一点没个丫头样子,一天到晚跟那些男娃娃疯。”
          一边又帮我把鞋袜脱了放在暖气上烤干。我一句话也不敢说只好乖乖的坐在货房里写作业▄■▄■。这时隔壁买碟片的小媳妇又来找母亲闲聊了。
          “哎你都不知道现在的娃娃胆子有多大,昨天两个男娃娃带着一个女娃娃来我这包夜看碟子,直接打起来了.....我都快吓死了么▓▄▓▄。”
          小媳妇声情并茂的讲着,虽隔着门我仿佛都能看见她眉飞色舞的样子。而母亲则饶有兴致的和她聊了起来,直到附近工地上的人吵吵嚷嚷的进来她才肯罢休▄▓。每天店里什么样的人都有▓█▄■,母亲就这样忙到凌晨一点,我眯着眼睛催母亲回家,谁知道我们店里的“老主顾”还没走。他是一个满脸胡渣四十多岁的胖男人▄■▓,看着满地的啤酒瓶就知道他一个人已经坐在这喝了很久了。他眯着眼睛吮吸着手里的最后半瓶啤酒,极不明显的喉结在他横肉堆积的脖子上蠕动着。我极其不能理解为何一个人也能喝这么多酒▄▓,而且这样的人在我家商店有很多。最后那半瓶啤酒见底,胖男人深深叹了口气,缓缓站起来眯着眼睛对母亲说▓█:
          “妹妹,你给我记上行了奥,呢个撒我没带钱,明天我媳妇儿下班的时候来给你█■▄。”说完便大摇大摆的走了。母亲暗骂一句:
          “每次都说她老婆来给,这都多少次了从来没给我███,不如让他喝又在这赖着不走,世界上咋有这种人撒。”
          锁门的时候,那个男人并没有走远▓▓,而是在附近的树边撒尿,撒完便靠在树上哼哼呼呼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夜里许多喝醉的人就是这样被冻死的,我虽厌恶这个男人▄■▄,也担心他会不会在这雪夜里死去,虽然这种担心都是多余的。
          天空有些发红,四周静的可以听见犬吠声■■■,明天大概又要下大雪了吧。

            上一篇:关于红楼 下一篇:没有了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