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be811e3f1b"></span><address id="bfeb689000"><style id="bgcd369ca9"></style></address><button id="bl95ef7358"></button>
                        

          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放风筝的小男孩

          作者:米修 来源: 时间:2014-05-08 阅读: 次 字体: 在线投稿
            放风筝的男孩儿
            
            坐在图书馆的窗户旁,看着窗外,视线一片模糊。模糊的房子,模糊的树,模糊的人,看不清人的表情是悲是喜,是笑容?还是忧愁?
            
            哎,都怪窗户上那一层厚厚的尘垢,遮挡了我的视线。为什么呢?我看见清洁阿姨天天都在拖地,擦桌子。勤工俭学的孩子天天都在整理书籍,将桌椅摆整齐,管理员天天都对着电脑,提醒我她要下班了。怎么没有人看见窗户玻璃上堆了一层厚厚的灰尘,那就像是刚刚穿越了撒哈拉沙漠回来的样子。真希望下一场雨,将这玻璃给刷洗干净,洗净它们身上的灰尘,洗净人们脸上的灰尘。
            
            她们有没有看见玻璃上的灰尘呢?或是看见了,或是没有看见,那又有什么关系,反正结果摆在这里,尘埃厚的可以当写字的黑板画画。我随手抓起窗户旁黑褐色的窗帘,在灰色的玻璃上抹出一块空隙,还是灰蒙蒙的,大部分的尘垢都躲在外面,好狡猾的家伙。
            
            从抹过的地方看过去,依稀看见一个小孩儿正在放风筝,手里拿着线拖着风筝飞跑,风筝在他的后脚跟一撞一撞的。他明眸贝齿,一脸的笑容,阳光落在他的脸上,很好看,他笑的是如此的开心,以至于我很想听听他的笑声,我想那一定很动听。
            
            可惜,玻璃窗外没有一个楼梯,我不能爬出窗户,走下楼梯,直接向他跑过去。如果从别处走,我又害怕一转眼,他就不见了,这个世界总是变化的那么快,我总害怕有一天我走路时,因为走的太快,走着走着只有一个脑袋,没有了身子。
            
            我想,我应该从管理员的电脑前走出去,顺便告诉她玻璃窗很不干净,让我看不清窗外风景,她会怎么说?又会是什么表情?不管怎样,她旁边有一扇门,我可以从那里出去,转个弯,下四节楼梯,穿过几十米的大厅,走下一堆楼梯,就可以看见那个放风筝的小孩儿了。明眸贝齿,奔跑着笑容,风将他的笑声吹到我的耳朵里。
            
            我放下书,直接从我旁边四五米处的楼梯下去,那是从三楼自习室直接掉进二楼自习室的楼梯,不管它是什么楼梯了,我出了二楼自习室,走进大厅,忽然发现图书馆那一溜儿玻璃大门都是紧锁着,只打开了半扇,如果有人撑着伞进来,肯定会被夹在那里,那样子一定很滑稽。
            
            我很纳闷,为什么只打开半扇门呢?明明每天进进出出的有那么多人,我很少看见那门是全部打开的,记得一年前,新生开学。学校将图书馆大厅暂作收费场所,那时大门是全部打开的。大门外的台阶下一溜儿的摆着桌子,许多挂牌子的学生会干部,在桌子前后站着,其中有一个桌子的空地,可以进图书馆去,我走过去,想去图书馆自习,因为寝室太吵,不是学习的地方。一个挂牌的人和我说:“今天不能进,你明天再来吧!”。
            
            我很奇怪,为什么呢?即使是收费,也只是一楼,还有二楼、三楼、四楼、五楼、六楼嘛,再说,我也没看见一个来这儿缴费的人啊。想到这儿,我又觉得奇怪了,为什么没有人在那儿缴费呢?为什么要摆那么多的桌子呢?真是奇怪。
            
            我想不明白,抱着书往回走去,想着是去操场还是花园,但有一想,那都是情侣待的地方,不能去打扰人家谈情说爱,忽然想到可以去楼顶,可是学校怕有人想不开,从楼上跳下去,所以把门给锁了,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想从楼上跳下去,如果要自杀的话,应该选择一个死得好看一点儿的方法,从楼上跳下去,我想一定摔的很疼,而且一定死的很难看,如果没有摔死,去整容,一定要花很多钱,你看人家一张正常的脸去整成不正常的都要花很多钱,更何况这是不正常的整成正常的。
            
            我还想着去图书馆,回头一看,只见那台阶长出了一溜儿胡子,上面还长满了小虫子,甩着胸前的牌子,正在玩着手指甲。看到那个情况,我就一点儿去图书馆的心思也没有了。
            
            记得还有一次所有的大门都打开了,图书馆前的台阶上还铺了红地毯,图书馆外停了很多车子,图书馆前的树上还拉起来横幅,看起来就像几棵树合穿一条围裙,很好玩的样子。上面写着什么欢迎某某领导来指导什么的。但不知怎么的,我还是习惯性的,从那常年打开的那扇门进去,傍晚出来时,不知怎么,门又都锁上了,只留下一扇打开着。图书馆外空荡荡的,红地毯也没了,我想我没来得及去上面走走,我还从来没有走过红地毯,有一天有机会的话,应该去走走,穿一双我从没穿过的高跟鞋,但是一想,还是不穿高跟鞋的好,不然走红地毯时摔倒了,那姿势叫别人看见了,会很丢脸。
            
            我走到那打开的半扇门时,很特意的朝那玻璃门上看了看,也不怎么干净,为什么呢?看来大家都不喜欢擦玻璃。
            
            很奇怪,那门卫天天在门旁的圈椅里坐着,不时无聊的站起来,在那玻璃门前来回的转着,就没有看见那玻璃门上的脏痕。我和那些门卫应该很熟了,每天早上进来时,他们已经在那儿了,或站在门边凝视前方,或坐在圈椅里盯着桌子发呆。我们经常对视一眼,不讲话,微笑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门卫有好几个人,早上进来时是一张面孔,下午进来时是一张面孔,晚上又是另一张面孔,今天是这张面孔,明天是那张面孔。看得我眼睛都花了。后来看得多了,才发现变来变去,也就是那几张面孔。我曾一度羡慕他们的职业,真想和他们换一个身份,我来当门卫,他们去当学生。
            
            你看他们,每天可以第一个来图书馆,最后一个离开,也没见他们做什么事,只要在圈椅里坐坐就好了,翘着二郎腿,在膝盖上摊开一本书,前面的玻璃桌上,放着一杯冒烟儿的清茶,多好,不用担心考证,不用担心考试,不用担心出了社会没有工作。
            
            我走出大门,站在台阶上,看见了图书馆前的绿草地,看见了那个放风筝的小男孩,他竟然没有跑,也没有笑。只见他仰着头,看着天上的风筝,一手拉着线,一手转动着手里的线圈,慢慢后退。唉,他不笑,我怎么能听他的笑声呢?真是可惜,都怪窗外没有直接下楼的梯子,否则我就不会错过他的笑声了。
            
            我心情郁闷的转身回图书馆里,看见玻璃门里挂着一排的花伞,那是什么信用雨伞,学校弄得一个公益活动。很奇怪,有一天下雨我忘了带伞,想去那儿借一把伞回去,结果那儿空荡荡的没有一把伞,后来天晴了,那些伞又都冒了出来,下雨天又都没了,我发现一个怪事儿,那就是大家下雨天都不习惯带雨伞,所以那几把伞,一到下雨天就很快没了。
            
            门卫端着一杯清茶,刚刚接了一杯开水,从开水房里出来,直径回到自己的圈椅里坐下了。我想我也应该回到我的座位上了,我的电脑和手机都放在那里,不知道安不安全,虽然图书馆里的风气一直很好,可是我还是习惯性的去怀疑。
            
            我从管理员的电脑前经过,什么也没有讲,她看她的电视剧,我直径回到自己的桌子旁,东西都还是我离开时候的样子,我看着窗外,暮色渐渐下来了,视线越发的模糊,我看见那个放风筝的小男孩儿,明眸贝齿,正在哈哈大笑,因为风筝一个倒栽摔在了他的面前。好奇怪啊,风筝正要飞上天去时,他要笑,落下来时他也要笑,为什么风筝刚刚在天上飞他不笑呢?
            
            也不知道,风筝飞上去时和落下来时,他的笑声是不是一样。看起来笑容是一样的,但是人总说不要太相信自己亲眼看见的东西,说要用心看,我觉得这话说的很奇怪,心上又没有长眼睛,怎么看呢?
            
            小男孩,将风筝夹在腋下回去了,消失在我的视线里,不知道,他明天会不会来放风筝,我还没有听见他的笑声。我还从来没有放过风筝,小时候妈妈说,等我考了一百分就给我买风筝,我说好,我要一个和我家小狗长的一样的风筝,妈妈说好,可是我从来也没有考到一百分,所以也没有得到那个和我们家小狗长的一样的风筝。
            
            我很羡慕他可以放风筝,羡慕他的笑容,很想听听他的笑声,不知明天他会不会来,我在这儿等他,在图书馆的窗户旁,透过灰蒙蒙的窗户。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