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be19e6b37d"></span><address id="bf616cab78"><style id="bg3226bbf0"></style></address><button id="bla42044f9"></button>
                        

          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迷失菩提

          作者:梅清欢 来源: 时间:2015-10-14 阅读: 次 字体: 在线投稿
            巫山云雨入禅房,藩篱情深卧鸳鸯。
           
            辩机腰斩刑场日,长歌当哭美娇娘。
           
            ------- 唐  佚名
           
            梅雨时节携了江南烟雨去了山中寺庙,不是为了刻意追寻什么,亦不是为了刻意遗忘什么。青石铺就的石板路上,爬满了岁月的沧桑,雨水轻轻地敲打着斑驳的痕迹,细碎的雨点似乎可以抖落一地的苍凉。寺院里寂寞的桐炉依旧焚着檀香,回廊里飘荡着似有若无的荷风,纵然历时千年,伴随着空灵的梵音,是木鱼昼夜常醒不曾闭上的双眼。
           
            僧人将木鱼作为 法器,而木鱼的眼睛是昼夜常醒,永不关闭的。僧人敲打木鱼是为了警醒修行之人志心于道,昼夜常醒。昼夜常醒就是行住坐卧不忘修行。自古以来,僧者就是这样守着寂寞的年华,以青灯为友,古佛为伴,敲打木鱼,昼夜常醒,磨洗心灵。只是所有的僧者只要身居寂静禅林,听闻梵音,就可以真的入定禅心,丝毫不为万丈红尘所动 吗 ?
           
            不由自主的想到历代情僧,以及与他们相关的风月往事。其实也只不过是寻常的人间欢爱罢了。只是因为僧者本是禅林清净客,需斩断尘念,抛却七情六欲,不食人间烟火,为普度有情众生而活,所以当世俗的爱情发生在他们身上时似乎就注定了是一场悲剧,也许他们的开始就是一个错误,结局也只能是一个错误,因而他们的爱恨情仇就成了世人心中凄美的故事。仓央嘉措是雪域最大的王,亦是世间最美的情郎,他情愿为一场世俗的爱情背叛一生的信仰,只愿与心仪之人携手戏红尘。岁月沧桑了三百年,却任然有人背上简单的行囊,为了那一句不负如来不负卿去那片雪域高原只为追寻他曾经的足迹。苏曼殊,他是一代情僧,诗僧,画僧," 恨不相逢未剃时。" 他是入戏的伶人,在那场璀璨的花事里,用生命和灵魂演绎了一场死亡的美丽。时至今日,多少人为了他远赴日本,只为了去赴那一场浪漫的樱花往事。
           
            与俗世的爱情相比,他们爱的艰辛,爱的凄凉。在证悟菩提的道路上,他们迷失在人间的温柔乡,如一株迷失的菩提,成长在经年的渡口,被尘世的风沙掩埋。而彼岸则是佛国净土,步步生莲。 也许我们没有去资格指责他们背弃了信仰,背弃了佛祖。因为纵然拥有一颗菩提心,纵然身居古寺荒阡之中,他们依旧是***凡胎,食五谷杂粮,饮凡尘霜露,纵然是超脱涅槃也需要历情的历练。佛说放下即是一切,可是如果从未曾拿起过,又如何能够放得下?佛所说的放下是亲身经历,饮下千江之水,踏遍万里红尘,看透人世冷暖之后无悔的放下,而不是别无他法,走投无路的放下。佛祖的弟子阿难尊者得道前曾化身为石桥,经历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为那曾经邂逅而又错过的女子从石桥上走过。也许那些迷失的菩提需要的正是一段情感的历练,灿烂拥有之后,能做到洁净相望,涉水而过,迷失途中之时才知回头彼岸的阔达。如此,才是真正的超脱涅槃。寻佛途中,任何时候都不会是一马平川,唯有历经人生沧桑百味,品尝红尘种种烟火,才可真是的证悟菩提心。
           
            繁盛的 大唐有一位叫做辩机的和尚,因与唐太宗的爱女高阳公主有一段聚讼纷纭,纠葛千年的爱情的故事而传奇了数千年。而古典文献里则以这样寥寥数语轻易的涵盖了他悲欣交集的一生 : 辩机,生年不详,凡十五岁出家,师从大总持寺著名的萨婆多部学者道岳。辩机以其高才博识、译业丰富,又帮助玄奘撰成《大唐西域记》一书而名噪一时。后因高阳公主相赠之金宝神枕失窃,御史庭审之时发案上奏,传高阳公主与其于封地私通,唐太宗怒而刑以腰斩。
           
            辩机的家世和详细履历,今已难以详考。但据他在《大唐西域记》卷末的《记赞》中自述可知,他少怀高蹈之节,15岁时剃发出家,隶名坐落在长安城西南隅永阳坊的大总持寺,为著名法师道岳的弟子。后来道岳法师被任为普光寺寺主,辩机则改住位于长安城西北金城坊的会昌寺。十余年中潜心钻研佛学理论,至贞观十九年(645年)玄奘法师回国在长安宏福寺首开译场之时,便以谙解大小乘经论、为时辈所推的资格,被选入玄奘译场,成为九名缀文大德之一,时年约26岁。辩机风韵高朗,文采斐然,尤为俊异。唐太宗对辩机特别重视,特选辩机作撰写《大唐西域记》的助手,将玄奘游历时记下的资料,交给辩机排比整理,成此巨著。此书问世后,影响极大。读过《大唐西域记》就可以看出,执笔人辩机学经内外典,文笔优美简洁。他15岁出家,潜心钻研佛学理论十余年。直至贞观十九年玄奘在长安首开译场时,辩机还是一位约二十六岁,风韵高朗,文采俊逸的青年。但三年后,他就被处以腰斩极刑,腰斩的原因是与唐太宗之女私通。
           
            这样一位高僧,本有着无可限量的前途。少怀高节,深受统治者信任,本可成为一代高僧,被载入史册,流传千年 。可是他似乎并不愿意这样做。少年便平步青云也未必是好事,佛陀历经千年,在菩提树下证悟成佛,于彼岸佛国为众生遍植莲花,而自古历代高僧亦是经过了万般磨难,千般辛苦才得悟菩提,修成正果。所以辩机的路途似乎注定不会走的那样顺利,布衣百姓不顺之事还十有八九,更何况是少有伟明的辩机和尚。所以他与高阳公主的相遇,是命运,也是注定。
           
            高阳公主,唐太宗李世民宠爱的女儿,自小就骄纵自由,厌恶礼教的束缚,一切从心所欲,不受拘束。但是在那个封建礼教的时代即便是小门小户的民间女子,自身的命运都不是可以完全主宰的,更遑论皇室。也许这世间是公平的,上天给予你的一切你都要一一付出代价。给了你人间富贵,锦衣华服,就会拿走你命运的主宰,所有的皇室公主在富贵荣华之后,在有限的自由享乐之后,总要做好变身政治筹码的准备。为要说明房玄龄是自己最信任的朝臣,是出生入死拿下大唐王朝的亲密战友,唐太宗将自己最疼爱的女儿作为平衡和房玄龄关系的筹码,将高阳公主下嫁房玄龄之子房遗爱。
           
            房遗爱虽出身将门,但却为人懦弱,庸碌无能,空有一身武力。而高阳公主是极尽人间富贵的天之骄女,如一朵风华绝代的牡丹,美丽而又骄傲,对于房玄龄自是看不上眼,遂着力抵制这门婚姻,甚至于在洞房花烛之夜不让房玄龄靠近自己的闺房半步。但这些显而易见是徒劳无功的,无法改变嫁为人妇的事实。
           
            高阳公主内心渴望自由和爱情,她就是一朵风华绝代的牡丹,只会在辩机这样风韵高朗,干净出尘,温文儒雅的人面前绽放。婚姻不美满而又渴望自由的高阳公主,唯一的乐趣,就是纵马郊外,游山玩水了。也就是在郊外游山玩水的时候她邂逅了此生唯一令她心动的人-------辩机。《新唐书 列传第八 诸帝公主》中记载:初,浮屠庐主之封地,会主与遗爱猎,见而悦之,具帐其庐,与之乱,更以二女子从遗爱,私饷亿计。光阴流转了千年,我们依旧可以想象辩机和尚与高阳公主初遇的情景 :郊外游猎之地,一座无名的草庵,辩机和尚身着粗布素袍端坐窗前,静听梵音,漫数佛珠。而豆蔻年华娇美任性的高阳公主从他的窗前走过,轻轻一瞥便惊艳一生。这一瞥,这一眼,便轻易的抵过了千军万马,四海潮生。辩机和尚那颗原本禅寂的心瞬间被美丽高贵的高阳公主所点燃。从此,红尘万丈,他们坠入情网,轮回千年,不诉离殇。
           
            你眼前的我是红尘万丈
           
            我眼里的你是化外一方
           
            若,你跳的出去,且安心做你的和尚,我只记取你当初的模样:  白衣胜雪 才冠三梁。
           
            若,跳不出去,亲爱的,请和我于红尘里相爱一场。
           
            醉笑陪君三万场。  不诉离觞。
           
            高阳公主敢爱敢恨,不屑世俗,在她的眼中,辩机就是她永恒的佛,她誓要与他在红尘中相爱一场。纵然最终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她也不曾后悔。辩机是火,她便是那奋不顾身的飞蛾,誓要在红尘中为自己博一个横刀跃马。在她的眼中,辩机是世间所有繁华都无法企及的美丽,她是一位敢于为爱而生,为爱而死的人。在高阳公主的风华之下,辩机的拒绝与躲闪显得那样苍白无力,他的沦陷是必然。辩机每日沉沦在高阳公主温柔的爱恋中无法自拔,他深深地知道自己是佛陀的弟子,纵算是抵挡不住诱惑亦不该应该再沉迷其中。纷扰过后,迷途知返,天地皆宽,他还是应当遵守清规戒律,重新承担起撰写经书,度化众生的责任 。他亦明白自己应该早日放下这段情缘,了悟禅寂,法力无边的佛祖才是他最终的归宿。
           
            公元645年,在举国选拨译经人的考核中,辩机被选中了,成为九名译经僧人中最年青的一个。作为译经人,辩机将要去弘福寺长住,这意味着他要远离高阳公主,此生,都恐怕是相见无期。临别的时候,高阳公主将自己的“金宝神枕”送给辩机,让他带在身边,希望他睹物思人,不要忘记与自己的一世情缘。虽然不舍,但此时除了放手,别无他法。毕竟,他们的爱情,不被世俗情理所认同,一味的坚持只会带来毁灭的后果。
           
            爱情与菩提之间,辩机左右为难,但最终还是选择了信仰。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误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她心无旁骛,他却已经不能全心交付。最终,他舍弃了她,选择了回归菩提之道,前往弘福寺随师傅玄奘编译《大唐西域记》。
           
            十指纠缠,繁花似锦,她却寂寞纷繁。眼前人,她终于是抓不住了。
           
            人生百年,沧桑一瞬,她又如何做得了主。
           
            十年,别离,她将他埋在心底,从不碰触。只有在午夜梦回的时候,那挂在草间上尚未风干的眼泪诉说着她的悲哀。
           
            十年,著书。他埋首佛经里,前尘往事尽付黄土。以为,此生此世,与她两忘烟水里,再没有相遇的可能。
           
            然而 公元649年的冬天彻底改变了辩机的命运。负责治安的官员抓住了一个小偷,从小偷的住处搜到了一只镶满珠宝的玉枕。
           
            小偷承认,自己是从弘福寺辩机和尚的住处偷来这只价值连城的玉枕的。经过查证,辩机和尚与高阳公主私通一事被人知晓,唐太宗龙颜大怒,为了维护皇家的颜面,他毫不留情的判处了辩机腰斩的极刑。《资治通鉴.第一百九十九卷》记录:太宗怒,腰斩辩机,杀奴婢十馀人;主益怨望,太宗崩,无戚容。纵然辩机是唐代最负盛名的年轻高僧,但在皇权面前,他也只是一只可有可无的蝼蚁。高阳公主以死相逼也未曾改变辩机的命运。那个曾经风韵高朗,文采斐然,名满京城,大受唐太宗赏识的大唐高僧在皇权的面前竟如蝼蚁般卑微。
           
            腰斩的刑场设在 长按西市场的十字路口,我想,当时的百姓一定将刑场围的水泄不通,有人嘲笑,有人不屑,也有人同情。可是辩机不会在乎世俗的眼观。他可以有静坐枯禅无怨悔的决心,也可以有誓与红尘同生死的勇气。多年之前,选择沉沦的时候,他就早已穿越了凡尘荣辱,世相万千。他知道,有因必有果,有缘起就有缘灭。所以,对于这样的结果,无需惊慌失措,只需坦然受之,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下红尘中所谓的责任。
           
            值得一提的是, 辩机在临死前依旧无怨无悔,无悲无喜,那一刻,他一如既往的平静如水,波澜不惊。在铡刀即将放下的时候他突然大喊停下,众人以为他害怕了,想要求饶,殊不知他是为了从铡刀下救起一只蚂蚁。在世俗的眼光当中或许他是有错,但是那只蚂蚁亦是一个生命,不应该无端受死,它应该得到救赎。辩机慈悲的将那只蚂蚁从铡刀口上救下,给了它一条生路。他终究是悲悯的佛,是迷失的菩提,放不下有情众生。我想,无论辩机犯下了怎样的过错,那只蚂蚁都可以抵掉他一生的罪过。
           
            辩机的死带走了高阳公主所有的念想,高阳公主的心亦随之死去。半年以后,唐太宗李世民驾崩,她没有流一滴眼泪,她已是一个放弃了灵魂的人,没有了爱恨。后人传说她放浪形骸,派人四处去寻找俊俏的年青和尚,专与这些和尚寻欢作乐。然而她只能在与这些和尚的纠缠中,得到暂时的幻觉——仿佛辩机还在他的身边,从未曾离去。然而辩机毕竟只有一个,而她,已经永远失去他了。
           
            辩机死后,被讥为淫僧、恶僧,名列正史,千百年来受到正统封建士大夫的口诛笔伐,他们没有记住辩机的才华与贡献,单单只记得他曾经犯下的那所谓的不可饶恕的罪过。这就是无情的历史,任你风华绝代,卓尔不群,他依旧容不得你的一丁点过错。有人笑辩机自毁前程,为了一名女子背弃了佛祖,最终搭上了性命。但是我想,如果生命可以重来一次,如果明知是毁灭的结果,辩机依旧会义无反顾的选择既定的结果,不需要理由。人活一世是为了一份心安理得。倘若你我是千年前的辩机和尚,又有几人能抵挡住万千红尘的诱惑,丝毫不为之所动?即是不能,又何必苦苦逼迫别人的过错。
           
            后来 ,高阳公主开始涉足政事,联络了好几个对李治不满的公主驸马,密谋叛乱,要改立叔父李元景为帝。 公元653年的二月乙酉日,叛乱计划泄露,以房遗爱为首的三位驸马被处斩,高阳公主与巴陵公主以及叔父荆王李元景被勒令自尽,年仅二十七岁。自此,一段红尘错爱的离愁就此结束。
           
            往事迷离,穿越千年风尘, 世相万千,众说纷坛。迷失的菩提,红尘的错乱,永远的留在了大唐盛世的书页里,历经风沙 --------
           
            标签: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