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be34b5930a"></span><address id="bf03e75b41"><style id="bg45509cdd"></style></address><button id="blbfbe8acc"></button>
                        

          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

          当前位置

          网站主页 > 文章频道 > 短篇小说 >

          月光下的猪

          作者:鱼生 来源: 时间:2017-07-06 阅读: 次 字体: 在线投稿
            孤白的月光照在地面上稀疏的野草上,爬上斜倾的黑瓦片,又掉进屋后一间有半个屋顶的废弃矮屋。什么是半个屋顶?就是横七竖八的搭上几根扁形木条,然后在搭上一张大薄膜,颜色就像蛋清怼水的那种,最后压上几块大石头。月光照亮了剩下一半没遮住的地面,半堂月色。
            
            咦?这是哪,怎么到处黑乎乎的,周围还粘稠。突然远处有个光亮,我向那个光亮处爬去,爬着爬着有东西在拽我脚。
            
            天呐,太恐怖了。我往后踹了一脚,然后一阵大力袭来,我顺着那股力量钻了出去。不知道是不是力量太大了,我觉得着落点不太对劲,身下的东西有点刺刺的。
            
            脑袋晕晕的,肚子里也是晕晕的,我慢慢睁开眼睛,然后就移不开眼了。原谅我这时的知识浅薄,我只知道我身体里的一处地方跳极快,不似真的。后来阿娘告诉我,那叫一见钟情。
            
            就在我看的痴迷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浑厚的吼声,“住眼!”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离那个,那个叫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是离他更近了一下,然后我就晕过去了。
            
            我来解释一下,那是我刚刚出生时候的情景,神使鬼差的我生下来就掉到一块木板上,正巧那木板下垫着一块石头,然后又正巧的我那傻老爹踩上了木板另一头,最后,我被翘上了天,在半空中晕了过去。
            
            不过,还好最后我还是接住你了。傻老爹拱上来插了一句。
            
            嗯,是接住了,用那雄壮的背后接住了我身娇柔嫩的身子,最后我落的个体弱病残的下场。
            
            哎,爹爹别哭,我不是在怪你,真的不是在怪你,你当时也是为了阻止我亵神嘛,不是你的错。
            
            我们是灵,相比那些低等的生物来说,我们可以与人对话,了解人的思维。而那个他,是神,是多看一眼都会亵渎的至高无上的神。
            
            我是一只猪,家中排行老大,后面有九个小弟。老二脸上有块红色的胎记,像个蹄印,我常常笑他,他上辈子一定是缺德事做多了,所以才会有这个报应。所以他也老是跟我对着干,无奈长尊幼卑,他只能气的在一旁哼哼。
            
            但是,我还有八个可爱又乖巧的小弟,嗯,不对,有七个。虽然老六也很可爱,但是他老是端着一副大人的模样跟我说大道理,偏偏他讲的都很有道理。每次我跟爹爹挤在水槽里撒脱的打滚时,他就会跑到墙边蹭掉身上溅到的泥点,然后站在阿娘的身边,摇头看着我们。
            
            啧啧,你可是个灵,怎么可以向那些低端生物一样呢,更何况你还是个女的。
            
            ???我很想哼一声,老子我是猪!这才是猪的生活!我要放飞自我!
            
            在老六身边的是我最温柔最优雅的阿娘,我从来没见过她急眼。即使是现在满身泥泞的我钻到她的肚皮底下,她也是温柔的看着她的孩子。顽皮的孩子精力总是最旺盛的,但累了就会自动找到最舒适的地方,老二跟着我躺在阿娘剩余的肚皮上,其它的早被八个小弟占去了。我横着眼看着身后的老二,最后一个,果然是最顽皮的孩子。
            
            虽然我表面上是个撒泼滚打,所向披靡的一只猪,可是我的内心却是充满着粉红色的泡泡。
            
            所有人都说神是不可侵犯的,不得揣测不得窥探不得亵渎,所有人也那样遵守着。但是话本里的女猪脚通常都是不走寻常路的,而我是恰好是这个故事中的猪脚。
            
            在某天,夜黑风高,我凭借着莫名其妙的直觉跑到一个小山坡上。草浪杳杳,被惊扰的虫子从草里飞出来,流光萤火,我的少女心爆表,迈开蹄子四处踩。
            
            空气突然凝结,我盯着定格在眼前的小虫子,想看看发生什么事,可是眼珠都转不了了。
            
            原来是只灵神啊,不过好像没开窍。带着微微沙哑的嗓音,似乎刚从睡梦中醒来。
            
            声音似乎是揉进了空气,我听不清是从那个方向传来的。小虫子飞走了,可我的身体急剧缩小,紧接着被抱进一个冰冷的怀抱里。
            
            长这么大以来,我还是第一次被人抱在怀里,可是莫名的熟悉。我们是灵,降生于人类家中,经由他们的喂养,但他们不能触碰我们,就像我们不能触碰神一般。
            
            我挣扎着自己迷你的蹄子,艰难的转过身。我问,你是谁啊?
            
            我是神。他说,天地之间流泻清辉。
            
            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正靠在阿娘的肚皮边上,胸口里面那颗发烫的红心告诉我那不是梦。昨晚大概是太激动了,这幅体弱病残的身体撑不住所以晕过去了吧,一想到昨晚是他送我回来的,小心脏又要受不了了。
            
            天蒙蒙亮,大家还睡着,我走到水槽边喝水。啊啊啊!一声尖叫,好了,这下大家都醒了。
            
            他们说我是灵神。灵中有一个古老的传说,世间所有的灵中唯有一只是可以成神的,据说某天有只灵用自己的肉救了下一个人类,天帝念他大德大善,将他的骨头浸泡在瑶池中,千年后将会转世重生成神,迷你的身体和尾巴上的金色条纹就是当时的那只灵。
            
            神是可以变幻成人的,我明显没有成为神。我向他们挥动自己的蹄子。
            
            或许你是出生时出了点小差错。老六灵机一动。
            
            我想了想,然后看了眼眼睛瞪得浑圆的爹爹。哦,对哦,刚出生我就差点死了,这应该算出来了点小差错吧。
            
            是我的错,全都是我的错,请灵神宽恕我的家人。爹爹跪在我面前磕头,浑身颤抖着。
            
            爹!
            
            阿爹!
            
            孩子他爹,你干嘛,快点起来。
            
            ……
            
            耳边响起七嘴八舌的惊讶声,我愣愣的看着不停重复着动作的爹爹,觉得自己颤抖的比他还厉害。
            
            他忘记和他在泥潭里打滚的是谁吗?他忘记在他身上用墨草涂鸦的是谁吗?他忘记他有是个孩子,我是其中一个了吗?
            
            不,他没忘。只是那些根深蒂固的制度和守则将这一切都压进了泥潭。
            
            爹爹发疯了般将阿娘和八小弟们赶在角落里,不得揣测不得窥探不得亵渎,这是成神的代价。
            
            三天三夜,我坐在那一动也没动过,奇迹般的我没死。哦,对了,我是灵神,哪会这么容易死。
            
            想到当初因为自己身体弱的原因,只要我一哼哼爹爹就紧张的在身边团团转,可是现在连看我一眼都不敢看,可是现在我拥有一副最健康的身体。
            
            又是一个夜黑风高,让我想起那个冰冷的怀抱,恶狠狠的瞪着黑漆漆的天空。是他让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恨死他了。转念又想,我是灵神是事实,只不过早晚的事而已,该恨谁呢。
            
            黑暗处的角落是我最爱的家人,我却始终无法靠近,这就是人类口中的咫尺天涯吗?
            
            手边滚过来一个圆滚滚的东西,闻着香味就知道那是我最爱的窝窝头。趁着微弱的月光,我看见老二额头上那个猪蹄印记,还有他眼中意味深长的眼神。
            
            混着眼泪和冷冽的空气,这是世上最好吃和最难吃的东西。
            
            她走了吗?
            
            嗯,走了。
            
            走了就好……
            
            我特意放慢脚步,等着他们冲出来拦住我说,你去哪啊,爹爹只是一时冲昏头,现在清醒了,你可以回家了。
            
            可是,我没家了。踏上成神之路,从此遥遥独相依。
            
            三年后,我又遇上了当初那个神,此刻的我却依旧是只灵。
            
            你不是说我是灵神吗?我低头看着水里的倒影,迷你的身体还有金色条纹的尾巴,只不过那条尾巴断了半截,丑陋的伤疤是留下的痕迹。
            
            所有受过的伤都会在一夜之间痊愈,即使是一年前被虎狼妖的利爪插进胸口,以为自己要死了,第二天也照常醒了过来。
            
            三年里你经历了世间的千折百难,只差最后一步,你便可成神,但是我们得先把你的另外半截尾巴找回来。他指了指我的尾巴。
            
            额,那半截尾巴被蛇妖吞进肚子里了,早就被她消化变成粑粑了吧。一想到那张血盆大口,我就禁不住抖了一下。
            
            那张雪岭般冷峻的脸抽搐了一下,不,被蛇妖吞掉的一段是假的,真的尾巴在古镇里。古镇,有多久没听到这两个字了,久到我都快忘了那是哪里。
            
            在每次忍受着伤痛的折磨时,就会无法控制的衍生一个念头,我恨爹爹,恨他为什么赶
            
            我出来,我恨阿娘,恨她为什么不留下我,我恨八小弟,恨他们为什么可以安稳的活着,我
            
            恨神,恨他为什么要出现。
            
            越痛就越恨。
            
            我一个猛扎扎进泥潭中,舒服的滚了一圈,玩的不亦乐乎,在惬意的哼哼声中,我说,
            
            好啊,那就去古镇。
            
            泥土遮住了眼睛,看不清神的表情,望着那抹修长的身影,我心里猛地一颤,莫名的恐惧侵袭心头。
            
            在记忆中,古镇是个祥和繁华的小镇,每三天有一次集会,有只披着残阳余晖的猪便会在人潮褪去的时候,在摊位上撒丫子的乱窜。
            
            阿娘从来不允许我们出那个圈子,七小弟向来听话。我偷偷去找老二,可他鄙夷的看了眼我,换个方向趴着,看着那坨肉真的很想踩出去。所以,每次都是我一猪闯集会,某天耐不住寂寞和老六炫耀我看见过的东西,他一脸惊恐的样子真的很好笑。
            
            事后,还老是叮嘱我千万不可以出去了,我答应心里却暗喜,为我那偷溜技术骄傲着。
            
            今天恰好又是集会,吆喝声、谈价声、闲聊声,一如当初。等到深夜,我们才进镇,我在那冰凉的胸膛蹭了蹭,真不知道这位神跟来干嘛。
            
            孤白的月光照在地面上疯长的野草上,爬上斜倾的破败瓦片,蜘蛛丝缠在房梁上和角落里,穿过大堂,我不由的加紧了脚步。
            
            圈子里什么也没有,水槽里有几块干邦邦的泥块,薄膜也沾满了灰蒙蒙的尘土。
            
            他们走了,是怕我会回来,所以索性连家都不要吗?头疼炸裂,心里那股恨意又涌上心头。
            
            哎呀,他们搬走了,我的尾巴怎么办?我回头,却看见一张紧皱着眉头的脸,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只见他幻出水镜。
            
            铺天盖地的血色充斥在整个镜中,锋利的刀刃闪着寒光,手起刀落,喷溅的鲜血洒在草地上。痛苦的哀嚎声,无力的挣扎,绝望的眼神,还有那一张张熟悉的脸。
            
            既然你们的女儿是灵神,那么想必你们的灵体也不一般吧。
            
            对啊,吃了他们就算不能成神,修为也必定大涨。
            
            不…..求求你们放过他们,放过我的孩子。
            
            阿娘,我好痛。
            
            爹……
            
            他们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在窄小的圈子里躲闪,逃,往哪逃。
            
            哈哈哈,给我看的什么鬼东西啊,一点也不恐怖好不。我笑着笑着,吐出一口鲜血。水镜能看见过去发生的事,神呐,真的是无所不能啊。
            
            血色散去,画面转到我三年前离开的晚上。
            
            她走了吗?
            
            嗯,走了。
            
            走了就好……
            
            然后我走了,我没来得及听清后面那句话。
            
            走了就好,走了她就不会受到伤害了。
            
            始终沉睡的爹爹站起身,阿娘和八小弟依偎在他身旁,望着我走的那个方向,也不知道对谁说着。当看见她的样子我就知道事情瞒不住了,未成神的灵神待在这里太危险了,只要吃下她的灵体便可成神这种鬼话偏偏他们都信。真可笑,我们是灵,却始终出不去这个出生地的圈子,只有这样才可以保护她,接下来就只能靠她自己了,也不知道那般爱撒娇的人要怎样护住自己啊。
            
            他们在说什么,我一点也听不懂,这是什么意思。我望着水镜里发生的事,僵硬的将脖子转过去,看着他寻求我想要的答案。
            
            神徐徐喃语,告诉了我一切。
            
            在我刚出生的那天,摔断了尾巴,那是灵神本命源所在,危在旦夕。他现身用法术将我救活,但还是伤了根本,告诉了爹爹阿娘我的真实身份,爹爹阿娘起初大惊失色,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出一声。
            
            他告诉我说,当时我悠悠转醒,就挣扎着小身子往阿娘身边爬过去。不知道碰上什么,嘤咛一声,阿娘紧张的将我护进了怀中,爹爹看着我松了口气,无奈的笑着在我脸上吧唧了一口。
            
            所以,阿娘从不允许我们出圈子,因为灵是出不去那个圈子,而我不能被别人发现我是不同的。
            
            所以,老六在知道我出去后那般的惊恐,因为他怕我的秘密被被人发现。
            
            所以,他们从来都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所以,爹爹将我赶出来。
            
            所以,他们选择背对我,帮我挡住他们挡不住的命运。
            
            身体里涌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断尾的疤痕隐隐发烫,似乎什么要破土而出。
            
            看着重新长出来的金色条纹,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你为什么要他们承担这一切,你为什么不救他们,你为什么要出现,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我猛地跃起身,三年的历练,我的獠牙可以刺穿头骨,温热的鲜血汩汩流出,我咬穿了神的颈脉。
            
            他的身形渐渐消散,可他却依旧笑着看着我,我想起了看见他的第一眼,一笑误诸生。
            
            他朝我伸出手,终究化为乌有,他消失了,我幻化成人。
            
            神的守则,成神,必定有神的陨落。
            
            天帝圣谕,赐名月神,轻纱曼舞,我守着天地银河,在这星辰泥土中撒泼打滚,带着我的恨与世长存。

            上一篇:那些年(1) 下一篇:没有了

            标签:
            广告位